香港跑狗图

埃弗顿vs阿森纳:心态失衡终致科曼大败

| 暂无评论

北京时间2019年1月11日,ope体育报道,兵工厂目前的“四大天王”和衷共济,温格在自己生日这天摆出了枪手许久未见的最强阵。面对本赛季已经被逼上绝路的科曼和埃弗顿,枪手们选择了开场猛攻,却被对方老将鲁尼偷得一手。可惜的是埃弗顿并未能趁胜追击,给了阿森纳喘息之机。半程休整,急不可耐的科曼撤掉中后卫的举动成为了影响战局的关键因素,沉得住气的枪手最终利用对手后防线的真空反超了比分。随后不久,格耶的红牌事实上已经宣告了埃弗顿本场的失利结局。而态度积极的厄齐尔随即又帮助阿森纳实现了前场的高效率反击,待到威尔希尔终于获得本赛季里的联赛首秀,温格实现了对于球队现阶段中场创造力的检验。

厄齐尔、桑切斯、拉姆塞、扎卡、威尔希尔、柯克兰,六名中场球员之间互相搭配尝试和创造力检验,是本场比赛枪手在大胜之余的额外收获。英超九轮战罢,阿森纳两度及时止颓,球队的抗压能力随着赛季初的人事变动得到一定程度的提升。而在体现进攻能力的进球、射门、射正、关键传球等数据方面,阿森纳都已重回联赛的第一集团,

伤缺归来的厄齐尔本轮出现在首发阵容里是温格排兵布阵的一大亮点。德国人此前已经缺阵半月有余,包括俱乐部和国家队的赛事。不过,尽管没有跟随德国队打满世预赛最后征途,但厄齐尔依然是目前勒夫眼中的德国队中场核心级人物。这种定位源于厄齐尔在德国队的比赛中,确实可以为球队提供源源不断的创造力。也正因为如此,对于厄齐尔本赛季在俱乐部和国家队的反差表现,才称为外界激烈争论的焦点。

对于这位中场球员,关于他无法在阿森纳逆境时帮助球队脱险的批评早已不绝于耳,但是,在另一个方面,德国队近年来确实很少处于逆境状态。而与对手处于僵持阶段时,厄齐尔的创造力恰恰是帮助德国队打破僵局的利器。那么,批评厄齐尔在逆境中不具备领导力的言论就不免有失偏颇。

试想,对于厄齐尔,德国人对其的定位是打破僵局时提供创造力源泉,而在阿森纳,却要赋予其在逆境中肩扛全队前行?前者就如同战场上的先锋,两军开展时寻找击破敌方的漏洞。后者好比如战场上的统帅,当战局不力,敌方大军压境,那先锋的作用无疑被压迫到所剩无几。此时需要站出来承担责任的,更应该是统帅全队的元帅,或者更直接的,应该是筑牢中军大营的防线体系。正因为如此,一味的批判厄齐尔在俱乐部和国家队的反常,事实上已经是将一个整体割裂成两部分来看,管中窥豹,看到的可能确实是只豹,但也可能只是豹纹。

当我们将一个现象深入分析,寻找导致这个现象的成因,而不是单纯的指责这个现象,是不是更能全面客观的了解利与弊。就像发生在厄齐尔身上的“分裂感”,如果不去考虑结合球员自身的技能特点和球队总体定位风格的优劣,确实很容易被同一球员在不同球队的不同表现所迷惑,也就很容易萌生出球员对待不同球队有所区别的想法,却忽视了去分析一个球员在战术体系中被分配或所应承担的职责,僵持不下时无法创造机会,那无疑是进攻端低能的表现。但僵持不下被对手偷袭,或者是落后时脆弱不堪,那更多的责任其实应该归咎于球队整体精神属性的缺失,而最直接的责任更应该由防守体系的脆弱来承担。

考虑到上周英媒传出厄齐尔主动告知队友自己将离队的消息,联想到这位德国近年来盛世下的中场核心在兵工厂遭受的批评和指责,在本场比赛劳心劳力的表现映衬下,不免让人对其心生悲悯。即便最后真的离开,那阿森纳和枪迷也应该感谢这位德国人,在几年前风雨飘摇的岁月,是这位德国人的到来真正拉开了兵工厂重建的序幕。虽然至今这种努力都事与愿违,但不能否认的是,是厄齐尔的到来,让阿森纳的中前场从不缺乏创造力,拉姆塞和威尔希尔先后重伤之后,厄齐尔让枪手的进攻维持在英超一流水平。

这场比赛,复出的厄齐尔和桑切斯搭档前场进攻端。温格力图让球队恢复上赛季初期的进攻模式,让身体状态有所复苏的威尔希尔继续坐在替补席上,已经可以看出温格对于厄齐尔的信任和期待,即便是外界的谣言不断。

观察上周中枪手客场挑战贝尔格莱德红星的欧联杯比赛,不难发现首发并打满全场的威尔希尔完全有能力串联起全队的进攻。是役,阿森纳的中场阵容全替补坐镇,威尔希尔在事实上扮演着全队核心的角色。面对对手全主力应战的阵容,枪手最后时刻的绝杀进球正是源自威尔希尔。他先是转身摆脱了三名红星队球员的围堵,然后与沃尔科特完成串联,后者随即助攻吉鲁打进可以提前预定本赛季最佳进球的入球。

整场比赛,通过威尔希尔的串联发动的进攻不胜枚举,更具有象征意义的是,首发的威尔希尔和沃尔科特总可以完成连贯的、不停球的一脚传递,这种“弹球”式传切正是阿森纳在上一个十年里令人如痴如醉的进攻艺术。作为阿森纳青训系统的威尔希尔深知此道,也乐于在比赛中彰显这种特质。正如沃尔科特所说,“我知道威尔希尔会在那个位置、那个时刻弹球给我,所以我跑到了这个位置。”

而“能够跑到恰当位置的”,还有吉鲁,当后防牢固的时候,阿森纳绝不缺乏打出精彩配合进攻的能力:在反击时这种配合可能还不显得多么惊奇,但在阵地战时,阿森纳球员利用小范围空间的传切渗透,不仅有着优良传统,更有可以传承和延续的现实担当。

那么,承担着阿森纳风格延续希望的威尔希尔并没有如愿在本轮联赛首发,取而代之的是刚刚伤愈复出的厄齐尔,这似乎可以看出温格依然希望德国人可以作为球队的进攻核心引领球队的进攻。至少在其合同范围内,温格还是抱有希望的。于此,本赛季第一次,阿森纳可以摆出牌面上的最强阵容。五千万先生拉卡泽特突前,身后是桑切斯和厄齐尔扮演双核。拉姆塞被赋予尽可能的跑位自由,扮演着阿森纳进攻的X因素,而扎卡则需要承担更多的防守工作。贝莱林和科拉希纳茨是目前枪手的最佳边卫,防线由蒙雷亚尔、默特萨克和科斯切尔尼坐镇。除了门将切赫,温格在这场比赛的派遣的场上球员与周中欧联杯比赛完全不同,近乎100%的轮换幅度,透露出教授拿下本场比赛的迫切希望。

然而,在埃弗顿这边的情况同样只许胜。赛季前空前投入的引援,换来的却是联赛掉入降级区的现状,科曼本赛季的战绩已经到了埃弗顿管理层的容忍极限。本场比赛再有所闪失,也许就可能是科曼本赛季执教的最后一个埃弗顿主场比赛。可是科曼也很无奈啊,这位荣誉等身的名帅面对本赛季阵容大幅变动的埃弗顿显得无能为力。就像应战本轮比赛,埃弗顿阵中多名主力无法执勤。

众所周知,去年12月埃弗顿在主场2-1逆转战胜阿森纳的比赛,堪称阿森纳在上个赛季崩盘的导火索。那场比赛,埃弗顿的两个边路轮番攻陷兵工厂,中路更有巴克利、卢卡库等“重型推土机”。阿森纳的后腰在那场比赛被视若无物,贝恩斯在左路传中禁区,科尔曼头球扳平。而埃弗顿反超的进球,也是在禁区内的高空轰炸。

但是,在昨夜这轮联赛开战前,卢卡库已经远走曼市,巴克利、科尔曼都在养伤之中。缺乏边路突击手,中路又缺乏爆破点,球队上赛季能够击败阿森纳的战术根基无从谈起。面对全主力应战的阿森纳,这支前场进攻端几乎换了一拨人的埃弗顿可谓毫无先机。唯一的信念还在于归来的鲁尼,十多年前的光辉往事,曾经激励着这位出自古迪逊公园球场的少年走出利物浦,走向欧洲之巅。如今,能够带领埃弗顿走出泥潭的,似乎还得指望这位年过三旬的老将。

科曼是役唯有取胜才能安抚目前太妃糖上下躁动的心,但是温格并没有布置丝毫退缩。在放置拉卡泽特于前场的情况下,桑切斯和厄齐尔从比赛一开始就频频回撤到很深的位置参与中后场出球。在很多时候,甚至后腰位置的拉姆塞站位都比646靠前。这种局面从比赛一开始就给枪手带来了显而易见的好处,由于埃弗顿并不能在本场比赛有所退缩,需要前场逼抢的他们留置了鲁尼和勒温在前端随时骚扰枪手防线。而后撤的桑切斯和厄齐尔,足以确保阿森纳在中后场的出球可以完成像训练时“围圈传球”一样的过渡。

事实上,除了扎卡被格耶“抢断”的那次后场失误,以及切赫不知所以的两次持球之外,阿森纳本场比赛在本方半场的出球非常顺利。当然,这与埃弗顿在中场的拼抢能力有限有关系,与他们在前场放置的鲁尼和勒温的逼抢不足也有关系,但更大程度的原因,应该归功于本场比赛枪手中场所体现的闪光之处。

一是联合后撤的646,保持着传递之间的合适距离。暂且不谈扎卡和拉姆塞作为后腰,在传统意义上应该承担的中后场出球职责。因为这场比赛阿森纳完成后场传递的,极少是经过两名阵型图上的“后腰”,而是更多由回撤的厄齐尔和桑切斯完成。不仅如此,这两名好久没有搭档的核心球员,在回撤拿球时能够保持站位上的互相呼应,确保彼此之间能够在适时的传球区域内。当一方持球时,另一方拉开合适的空间接应,成功实现了多次轻松的二过一配合,轻易就将皮球从密集的人群中传递到开阔的进攻路线上。这让阿森纳的中后场出球表现出与本赛季之前的比赛中不同寻常的一面,皮球运转流畅而简练,减少了桑切斯带球突破的气喘吁吁,也减少了厄齐尔接不到球的长吁短叹。

二是覆盖面积广阔的拉姆塞,制造了进攻时传递的随机路线。回撤的桑切斯和厄齐尔释放了拉姆塞的组织责任,这位刚刚从威尔士落选世界杯的遗憾中回归的国脚可以有更自由的跑位空间。在桑切斯和厄齐尔在中场完成传递实现大面积推进后,拉姆塞在前场的跑位为前者提供了小范围的传递对象。整场比赛,拉姆塞多次在埃弗顿禁区上下得到来自桑切斯、厄齐尔两人的一脚传递。这种速度极快、几乎不假思索的传递,加上拉姆塞飘忽于位置之外的跑位,令埃弗顿的后防线防不胜防。得益于此,桑切斯和厄齐尔可以联手制造出多次射门机会,而拉姆塞也多次获得射门机会。

三是边路维持压迫能力,为中路渗透拉开空间。科拉希纳茨和贝莱林在攻防两端的作用,确保着桑切斯和厄齐尔在中路实现二过一渗透的可能性。本场比赛,阿森纳降低了在边路传球的时间比,而是更多的采用中路直传连接。这种情况下,科拉希纳茨和贝莱林在进攻时对于对手边路的威胁,在一定程度上为球队中路的渗透制造了传球的空间。当下半场换下威廉姆斯之后,这种现象变得更加明显。埃弗顿逐渐在中路失去对于阿森纳渗透的拦截,而边路依然无法保持对枪手的进攻压迫,被击溃已经只是时间问题。

中后场顺畅的出球为下一步进攻创造了可能。进入对方半场,646进一步彰显着自己的一专多能。减少向边路的传递,而是立足于从中路渗透攻破城池,这需要球员有强大的护球能力和一脚出球的能力,而本场比赛桑切斯和厄齐尔两人就足以胜任这一角色。

依靠二者的传递,拉姆塞和拉卡泽特事实上扮演着两名在中路抢点的前锋。不仅如此,在这种前场渗透无法奏效时,646二人还可以依靠个人能力直接打门。尤其是桑切斯,球队扳平比分的进球,正是来自桑切斯在人群之中强行打门制造的混乱,跟上的扎卡补射致使之前表现活跃的太妃糖门将皮克福德出现脱手,给了积极包抄的蒙雷亚尔破门的机会。

在扎卡失误,给了鲁尼率先破门之前,枪手的进攻配合赏心悦目,称得上是本赛季截止到此刻的最佳十分钟:646双管齐下,拉姆塞穿插跑动,两翼齐飞协助拉卡泽特。但是,扎卡一个背身拿球的小动作疏忽,就制造了差点影响全局的险情(如果本场比赛埃弗顿能够在领先后调整战略,阿森纳若是最终失利的话,扎卡的这一失误绝对千夫所指)。从这一片段也可进一步验证,帮助球队赢球靠的是进攻的创造力,而维护球队不输球,则更多依赖的是中后场球员的稳定发挥。扎卡的能力在瑞士队不容置疑,但是在对抗激烈的英超联赛,背身接球无法让球控制在脚下,无疑是在给球队的后防线直接挖坑。

在失误导致失球之后,扎卡又接连出现横向转移球失误,科拉希纳茨没能接到球,随后更是在前场回传失误,给了对手反击的机会。所幸,这场比赛中积极回撤的桑切斯和厄齐尔,分担,或者说减少了扎卡的球权,使阿森纳在失球后保持中后场出球的连贯性,球队不至于被士气高涨的太妃糖压在半场。转移了进攻的密集区域,也给了枪手的后防线恢复注意力的时机。

值得肯定的是,枪手在这场比赛落后时表现出来的状态,体现了一支力争上游的球队应有的模样。落后之后的枪手依然保持着前十分钟里的进攻方式,虽然埃弗顿在之后有意收缩阵型,但桑切斯和厄齐尔在进攻时的创造力依然能够为枪手制造射门机会。埃弗顿此时不仅不能趁机保持进攻的高压态势,反而陷入被枪手的围攻之势,这也从侧面反映出目前的埃弗顿确实出现了很大的问题,球队中场的控制力十分羸弱。

在围攻之下,需要的是制造出混乱,利用混乱找寻漏洞和机会。所谓“乱拳打死老师傅”,更何况阿森纳阵中并不缺乏跑位和抢点能力突出的球员。而桑切斯的那一脚看似鲁莽的射门,正是制造这种“混乱”的源泉。事实上,笔者一直觉得扎卡之所以深受教授信任,也正是因为扎卡也具有能够给对手后防线“制造混乱”的能力——远射。当球队陷入围攻而不力时,远射,无疑是撕开防守漏洞的一宝。枪手本场比赛扳平比分的进球随即到来:桑切斯的射门制造了混乱,扎卡的远程补射进一步让埃弗顿的后防线不成体系,最终制造出可以补射的漏洞。

这样的进球固然有随机的因素,但足球比赛恰恰是随机之美。一味的在既定的套路中寻找进攻方向,枪手在过往中已经多次陷入“围而不射”的困境。能够制造混乱,恰恰是球队进攻能力的一大体现,也是对手防守应对时最措不及防的噩梦。

646的联合推进让威廉姆斯在上半场吃到黄牌,也许是担心下半场继续被枪手压迫,威廉姆斯会有被罚下场的可能。但更大的可能,则是科曼希望加强进攻,希望能再一次反超比分。于是,戴维斯在下半场刚开始时替换威廉姆斯上场,这也成为了这场比赛的转折点。

这一换人事实上给埃弗顿众将士传达了进攻的战略意图,但冒进的科曼最终吞下的失策的苦果。面对埃弗顿的这一换人,温格选择按兵不动,继续在既定的攻防战略下稳定进攻。人员的改变并没有增强埃弗顿的中场拦截能力,桑切斯和厄齐尔继续实现在中前场的串联,而拉姆塞同样继续活跃在前场一切区域。比赛第53分钟时,当桑切斯从右路带球深入时,可以看到埃弗顿的后防线极为混乱,回撤的后腰已经不知道该盯防拉卡泽特,还是到小禁区前补位。同时,冲入禁区内的拉姆塞和厄齐尔身前,已经没有了威廉姆斯的干扰。桑切斯的这次过顶传中能够变成助攻,力量恰到好处是主观原因,而埃弗顿后防线的崩溃则是客观原因。

再次失球后,埃弗顿球员的心态已经发生极大的改变,而以桑切斯、厄齐尔和拉姆塞为首的阿森纳中场进攻则变得更加旁若无人。桑切斯开始更多承担中后场出球的职责,而厄齐尔和拉姆塞则在进攻中灵活跑位充当接应。此时的贝莱林和科拉希纳茨依然牵制着埃弗顿的边路防守。比赛第55分钟,当厄齐尔跑到左边路发动进攻时,贝莱林挪到更加靠近中路的区域,已经成为真空地带的埃弗顿后腰区域,此时有贝莱林和拉姆塞两个射门的接应点,只不过拉姆塞随后在无人看防的情况下将球打飞。

事实上,世人皆知目前这支阿森纳并不擅长打攻坚战,倘若埃弗顿在领先后、或被扳平后,能否意识到中后场的问题将使球队崩盘,恐怕不会轻易留下空间巨大的中后场给枪手驰骋。然而孤注一掷的科曼没有选择保守的余地,他只能寄希望于加强进攻来寻找胜利的可能,可惜这支埃弗顿,早已不是上赛季的埃弗顿。这场比赛的埃弗顿甚至没能在前场发动过一次主动进攻,球队的进攻体系不复存在,只能寄希望于球星的灵光乍现和对手的失误。

在另一个角度,中场没有受到太多有效干扰的桑切斯和厄齐尔,在随后更是多次轻易形成反攻之势。跑位积极、体能充沛的拉姆塞在反击时也总能出现在合适的区域,为646的传递提供目标。当格耶在第68分钟被红牌罚下后,枪手进攻时在中场已经一马平川。比赛第74分钟,厄齐尔在左边路得到球路,推进之后传中禁区,拉卡泽特一击中的。而在拉卡泽特身后,拉姆塞也早已到位。

图:桑切斯在中场接球后,直接传给边路的厄齐尔,厄齐尔随后助攻拉卡泽特,进攻线路简洁明快。

上轮联赛威尔希尔在接近替补出场时,阿森纳遭遇了临场变数,温格最后时刻力图维稳,放弃了召唤威尔希尔,而是补强防线。直到本轮联赛,威尔希尔才终于迎来了新赛季的联赛首秀。随后不久,本场比赛跑动活跃的厄齐尔也被替换下场,这场比赛的大面积回撤参与出球,这位德国国脚的体能已经到了极限。

此时,阿森纳的站位体系中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前锋,桑切斯和拉姆塞轮番冲入禁区内充当桥头堡,而组织进攻的任务则交给了威尔希尔。比赛最后时刻,场上再次风云突变。拉姆塞在禁区前接过威尔希尔的直塞球射门得手,而这个进球的传球线路简洁清晰:后场来自柯克兰,由中场威尔希尔过渡给跑动中的拉姆塞,拉姆塞则心领神会的提前启动,占得射门先机。

随后,阿森纳的后防疏忽给了对手抢断射门的机会,而桑切斯则依靠个人能力再下一城,为这场比赛画下了句号。

枪手进攻端在比赛中“一专多能”的表现可以为防线减压不少,但奇怪的是原本作为稳定因素的切赫却在这场比赛中两次因犹豫而制造险情,值得关注。

一场大胜及时遏制了枪手上轮被逆转的颓势,646的回撤和连线为枪手进攻带来不一样的效果。复出的主力框架及时调整状态,温格需要帮助球队为11月初连遇曼城、热刺两强的“大考”作准备。无论如何,祝教授生日快乐。更多热点新闻尽在香港跑狗图 https://www.juliobjj.com/

发表评论

*为必填字段!